小相资讯
小相资讯>财经>华强北:从“电子第一街”到“5G第一街”
华强北:从“电子第一街”到“5G第一街”
发布时间:2019-11-08 14:11:25文字选择:    

1999年,华强北被改造成一条新的商业街。

华强北已经成为全国乃至亚洲的手机交易中心,街上到处都是手机和零配件搬运商。

2007年,华强北指数正式发布。信息图片

华强北集团正在工作。

Ar时间机器航天飞机70年

打开南方客户端,点击主页右上角的“扫描代码”按钮,选择“ar扫描”针对该组中的任何图片,打开视频版的“广东日记”。

2017年,华强北将焕然一新,积极寻找创新创业之路。信息图片

1981年1月29日,《南方日报》在报纸的头版头条刊登了一张新闻照片——“尚布工业区在建”。

1999年10月21日,《南方日报》刊登了华强北新街景观的合影。

关闭四年后,华强北步行街于2017年完全开放,《南方日报》发表了头版报道。

曾经,这里的交通堵塞会导致手机和配件在全国电子市场的价格波动。全盛时期,这里的日均人口流量为50万,日均资本流量为10亿元。还有一句谚语:“如果你只开一个计价器,你将值一百万美元。”这些都是关于深圳华强北的。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广东工业经济实现了由弱到强、产业结构由单一到健全的巨大转变。2018年,我省电子信息制造业产值为3.86万亿元,多年来居全国首位。其中,华强北作为生存的象征,在广东建设世界级电子信息产业集群的过程中经历了许多变化,成为产业转型的代名词。

如今,华强北已经成为一条创新创业街。这里有十几个创新和创业中心,有500多个客座创作团队。9月26日,华强北块将实现5g全覆盖,成为国内首个5g体验块。

升高

诞生了117家“联恒”和“华强北”企业

1979年,清远的暴雨使得广东北部的军火库转移到深圳。

由于军转民和原工厂的撤销,新工厂被命名为“华强”,意为“中国强大”。附近计划修建一条名为“华强路”的道路。从出生起,电子技术的血液就在这里流淌。

1980年,深圳经济特区成立。在深圳河边,政府建立了商埠工业区。国家航空工业部下属的中国航空技术公司和电子工业部下属的中国轻工业和电力公司相继进入。

1981年1月,深圳电子大厦在这里破土动工。竣工后,这座69.9米高、20层的建筑成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第一个地标。“当时,这是深圳最高的建筑,从香港可以看到。因此,港商有一句谚语:“从远处看深圳的高楼,设立经济特区似乎是一项真正的工作,他们对在内地投资更有信心。”深圳电子商会前执行副主席、老华强北人程木易说。

世界电子信息产业的“新风”吸引了一批电子工业企业纷纷来到商埠工业区。然而,许多企业规模小,产品少,技术力量分散,难以形成强大的竞争力。1985年7月,54岁的马福源被任命为南方电子工业部深圳办事处主任。他的任务是按照“建议联合重组、改变企业结构”的方法,联合100多家中小电子企业组建深圳电子集团公司。

117家公司自愿加入,本集团成立后并未收取占其子公司销售额三分之一的管理费。马福源正在四处奔走,为集团企业的发展而努力,越来越多的企业愿意加入。

集群效应正在逐渐显现。到1987年,集团工业总产值达到20亿元,销售收入达到15亿元,出口收入达到1.5亿美元,比1985年增长105%、106%和292%。1988年1月,会员企业数量增至158家,深圳电子集团公司正式更名为塞吉电子集团(Sage Electronics Group)。“赛格”包含“赛郭戈、赛个性、赛个性、赛风格”的意思。

此时,董事长兼总经理马福源成立了深圳电子匹配市场(SEG Electronic Market)。这是中国第一个专门销售国内外电子元件并组织生产材料配套供应的市场。来自全国各地的160多家制造商和10多名港商以自营和股份制方式经营。“由于原计划经济体制的突破,外界也颇有争议,但深圳已经一路放开。”马福源曾经说过。

这座开放的城市与这位改革先驱产生了共鸣,激发了巨大的能量。在短短的六个月时间里,塞奇电子市场从前半层迅速扩张到八层。1992年,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的赵建军坐火车20多个小时到达华强北。后来,他创立了万国邮联科技(UPU Technology)生产的tp-link,打败了美国的台湾d-link和思科,成为国内路由器市场份额最大的产品。1998年,腾讯在华强北赛格科技园成立。

随着一大批掌握技术和梦想的人才,随着万佳百货的进入,许多企业开始将工厂改造成商业地产。人流、物流和资金流的聚集将华强北从一个偏远的工业园区变成了一条繁荣的现代商业街。

“在工业区时代,华强北的概念还不清楚。直到第一次转型之后,大量的商业组织,特别是电子市场的迅速发展,华强北才成为一个特定的术语。”程木易说道。这是一个辉煌时期的开始。

挥舞

“一米柜台”神话背后的整个产业链布局

1996年,圣贤大厦重建,成为深圳最高的建筑。

后来,华强公司将几家工厂改造成了规模超过4万平方米的华强电子世界。以下中电信息时代广场、三道电子、王源数码城、大都市电子城、新亚电子城相继开业。华强北不仅成为中国重要的电子元器件交易市场,而且也逐步完善了这里的电子信息产业链。

据统计,这里的电子元件按重量出售,从手机到音像制品,从计算机到各种备件。仅在电子元件类别下,华强北就有六大类别,50多个中间类别和200多个小类别。共有600多万种电子元件可供销售,形成了覆盖面几乎完全的电子产品网络。

《创造者:新工业革命》一书的作者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曾在制造无人驾驶飞行器时说过,在美国需要在3个月内完成的电子元件可以在华强北一天内完成,这是一个完整产业链的效率。这也为华强北未来发展成为中国乃至世界著名的“电子第一街”奠定了基础。

2000年,总高355.8米的72层赛格广场投入使用,再次刷新了深圳最高建筑的立面。华强北也成为当时亚洲最大的电子市场和中国最早的手机市场。随着2005年手机生产从审批制向审批制的转变,电子行业野蛮的增长模式已经开始。

2007年,中国80%以上的手机制造商聚集在深圳,华强北成为中国乃至亚洲的手机交易中心。高峰期有3万多家店铺,其中21家的面积超过1万平方米。人均日流量达到50万人,日资本流量达到10亿元。

"在街上走来走去,踩着你的脚后跟一点也不夸张。"程木易说:“华强北的斑马线是交叉的,因为在路的两边行走是不够的。你也可以对角行走来驱散人群。人太多了!”在业内人士看来,在华强北拥有店面是财富的象征。关于致富有许多神话:“从华强北的街道开始,每家商店都有一个备件,并带着一部完整的手机走到街道的尽头。印度、中东和非洲都有华强北造手机。只有一个计价器,净值很快就会从几十万到几百万,甚至几千万。”

2007年10月,圣贤广场外墙上的电子显示屏开始播放“华强北指数”的信息。作为国内首个电子市场价格指数,它反映了中国电子市场交易价格的变化趋势,使深圳成为中国电子市场的风向标。2008年,华强北在第十届高交会上被授予“中国电子第一街”的称号,这是其亮点时刻。

变量紧随其后。随着智能手机时代的到来,新形式的电子商务出现并扩展,极大地影响了实体销售渠道。随着2013年3月地铁7号线建设导致华强北的关闭,痛苦变得越来越明显。人们逐渐离开这个淘金区,华强北渐渐平静下来。

转换

创新、创业和5g的出路

华强北积极寻求创新和创业的出路。

“这里有强大的供应链。创新企业家有更多的供应商可供选择,并获得高质量和低价格的供应。我们在这里生产的产品成本更低,速度肯定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快。”定居华强北的帕里国际深圳公司创始人简·凯奇尔斯基曾说过。

麻省理工学院私人实验室的创始人和教授尼尔·森菲尔德说:“我非常喜欢华强北。我在这里给儿子买了一块智能手表。它有许多功能。这也是一种先进的技术和良好的创新方式。”

2017年,经过四年的街道关闭,拥有四条地铁线路的华强北呈现出全新的面貌。同年,福田区政府发布《华强北创新发展行动计划》,投入10亿元专项资金,在三年内实施“十大工程”,希望以创新发展引领华强北商圈转型升级,打造国际一流的创新创业板块。

2018年,《华强商埠区工业空间供应侧改革特别政策》提出向经营机构提供60%租金补贴、50%(最高1000万元)装修补贴,以及各种融资配套激励、经济贡献激励等补贴。一系列详细的顶层设计为华强北吸引更多的人来创造空间、创造客户提供了明确的政策支持。

目前,华强北已经运营了十几个创新创业中心,包括圣贤中创空间、华强北国际创新中心、哈克斯华强北硬件加速器、中电信息国际创新中心和云创智谷,总运营面积超过10万平方米,拥有500多支创新创业团队。

塞奇和华强这两个地方集团不仅大力支持客户创造产业链的发展,旧金山的hax也在这里设立了亚洲总部。华强电子世界规划部副主任吴赛峰表示,以电子元件为基础的华强北正在利用产业集群,吸引更多智能客户创造团队留在这里。

越来越多的国内外创客空间、孵化器和客人为华强北注入了新的活力。"华强北正成为产业链资源整合的枢纽."程木易说:“东西不一定在这里生产,但信息流和资金流将从这里流出,成为供应链、零部件、半导体、研发等各种资源的枢纽或对接中心,在这里项目可以找到合作伙伴和土地。”

不仅是创新和企业家精神,华强北还将率先覆盖技术前沿的5g领域。

9月26日,华强北块将实现5g全覆盖,成为国内首个5g体验块。"这是为每个人酿造的5克“吃头汤”的应用."深圳市福田区文化广播电影旅游体育局局长东山透露,华强北步行街将植入多维5g应用场景,成为5g应用技术的集中展示平台。在外面,华强北将有一个5g闪存体验展厅,在这里可以随时体验5g应用。在里面,华强北的电子市场、商家和大型商场将为公众带来“5g购物体验”。

“华强北的知识产权,如何充分利用其原有的产业优势,在城市更新和产业发展中找到新的位置和优势,是我们共同努力的方向。”程木易说道。

目击者说

深圳工业设计协会执行副主席兼秘书长冯长宏;

小店里的人在配饰方面非常专业。

1990年,大学毕业生冯长宏南迁深圳,在华强北开始了他的网络工程师生涯。“我在这里实现了我的梦想。”回顾过去30年,深圳工业设计协会执行副主席兼秘书长亲切地说。

“当时有两件事给我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一个是停在电子市场门口的自行车车把紧紧地连在一起。你几乎看不到自行车落在地上。人们能挤到一个地方把它堆起来是件好事。第二,虽然华强北每个小店的人都没有特别高的教育背景,但他们在三重奏、键盘和主板方面都非常专业。这不仅是备件本身的专业化,也是上游和下游产业链的专业化。”冯长宏对华强北崛起的原因总结如下:“早期,我们稳扎稳打地赢得了市场份额,充分利用了整个电子信息产业整个链条的生态优势。我认为这对其未来的成功至关重要。”

面对起起落落,她认为人才更新和产品更新的“双轮驱动”将“强心针”注入已经进入低谷的华强北,给它带来了新的机遇。冯长宏表示,华强北在5g背景下被赋予了新的生命和使命。“全球制造商来到华强北,它能推进这些前沿理念和创新行动吗?我们能满足新的要求吗?华强北的创新理念、自身能力和操作能力都应该反复强调。”

她喜欢这种新模式:“一楼是工业设计区,二楼是备件供应区,三楼是创造顾客的空间。创科的想法是购买配件并在下一层组装成模型,然后让设计师在下一层将它们包装成成品。然后试着在楼下卖,让市场测试一下。如果它卖得好,它将立即大量生产。这是一个完整的创新链。科技创新的联动效应为初创企业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平台,产业链的完备性使它们能够做到1比n,天使投资帮助它们成为品牌。”

谈到未来,冯长宏表示:“从建设粤港澳湾区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的角度来看,华强北应该是一个创新引擎。它不仅是深圳和中国创新的载体,也是全球创新者加速全球创新的平台、孵化器和加速器。我认为这将是华强北最大的魅力和贡献。”

记者:南方日报记者小戈文何雪峰

实习生刘韦偃陈贤黄立新

摄影(签名除外):

南方日报记者朱洪波露莉

香港六合下注 湖北11选5投注 巴黎人官网 bbin

下一篇:孟振平:新时代国有企业改革发展的根本遵循

上一篇:差42岁爷孙恋!29岁女星嫁71岁丈夫 婚后三月生子

©Copyright 2018-2019 cssoff.com 小相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